阅读历史 |

第308章 夏日闲趣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房大娘的儿子陪他媳妇回了娘家,她那日一时走不开,便拜托我去学堂接一下她的孙子小宝,吴有才是学堂的夫子,就这么认识了。”

男人听后没有发难,却是蓦地来了一句,“他们都看上你了?”

沈黎砚面上嗔怒:“哪有的事?你又开始乱猜。”

他们并非陆放雅和拓跋聿,姬冥修自是不会多做计较,不过想到另一点,他还是不满地问道:“本王很挑剔?”

“你说呢?”

“本王只是要求严格了些,哪里挑剔了?”

“是,你不挑剔。”

熬好的药不是嫌烫就是嫌苦,绷带上的蝴蝶结不是嫌女气就是嫌难看,甚至是她的穿着,他都要管控一二,不是嫌太薄就是嫌太短,要不就是嫌太丑,总之,什么地方都能被他挑出毛病来。

要不是她心理强大,真的会被他整出神经衰弱来。

脑袋忽然被他转过,男人捏着她娇嫩的脸颊,语声霸道:“不许嫌弃本王。”

她抚上他刚毅的脸庞,有些好笑:“你哪里看出我嫌弃你了?”

男人双手抚在她腰际,与她额头相抵,语声闷闷:“本王就是知道。”

“好,我不嫌弃你。可你也不能再胡思乱想。”

“还不是你太过招蜂引蝶。”

“你还说我,你看看你身后。”

男人闻言转身,见几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姑娘站在不远不近的距离,时不时偷偷瞄向这边。

然而,她们在接触到他肃沉的目光时,立刻如小鸟般四散逃开。

男人转身看向她,“好了,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。”

沈黎砚被他认真的表情逗得开怀大笑,“姬冥修,我终于知道这么多年你为何一直单着了?”

男人看到她阳光下灿烂的笑容,心田瞬间开满了鲜花,他拉过她的手,漾唇一笑:“为何?”

“因为你不解风情啊。”

“风情是什么东西?”

他自怀中拿出干净的锦帕,为她擦拭着额际的细汗。

她兀自解释着:“就是人家对你有意思,你却不懂得回应啊。”

“你希望本王回应她们?”

“哪有。”

沈黎砚别过头,“我才不会在意。”

男人低低一笑,掰过她的脸颊,正色道:“本王只对你解风情。”

她难得展露娇憨的一面,有些嫌弃道:“你好肉麻哎。”

他笑着追了上去,“你们女子不都喜欢听肉麻的话吗?”

“景严一天天的就知道给你买乱七八糟的话本,他都把你给教坏了。”

躲在暗处的景严:“...”

他真是比窦娥还冤,是王爷要看,他才顶着被女子当成变态的风险去书肆扫货,他到底招谁惹谁了啊,他也太难了...

两人一路沿着河边,漫步到一处水草丰盛的河段。

河段的水不深,几个光着上身只穿着裤衩的小孩,正在河水中抓着鱼虾。

他们在河水中凫游着,时而猛扎进去,出水时手上就多了两把奋力挣扎的鱼虾。

他们是那么地自由而快乐,沈黎砚看着,期待的眸光中满是羡慕。

“你若是想玩,也可以去。”男人难得善心大发。

“真的吗?”她一脸欣喜与意外。

男人轻咳一声,“一刻钟时间。”

即便天气炎热,河水中依旧微凉,他不希望她因此受寒。

沈黎砚动作麻利地束起衣袖和裤腿,然而当她两条光洁的小腿露出来时,还是引得身旁的男人蹙起了眉峰。

他锐利的视线四下逡巡了一遍,发现没有可疑男子时,才稍稍松缓了下来。

怪他一时心软,没多想下河是需要束起裤腿的,现在只能让自己难受与不适。

不过,左右也没人,倒不如让她开心开心。

她这段时间为了照料他,很是劳心劳力,他不能因为这个而剥夺了她难得的快乐。

她眉开眼笑地下了水,开始向孩子们讨教抓住鱼虾的技巧,孩子们见一个漂亮大姐姐向他们虚心学习,自是争先恐后地告诉她怎么抓。

沈黎砚抓鱼倒是有经验,但是这抓虾还真有些手足无措,不是抓空,就是被虾钳夹住了手,吓得她连连甩手。

姬冥修看着她夸张而鲜活的表情,带笑的眼眸中满是宠溺,这应该才是真实的她吧,是他从来不曾见到过的一面。

“阿雍,接住。”

姬冥修还没反应过来,眼前就飞来一件衣物,他下意识接住,竟是她的外套,里面似乎还有东西在蠕动。

他顺手打开,是一堆活蹦乱跳的河虾,青绿色的外表,在阳光下闪着几近透明的光泽。

他面露嫌弃,却还是克制着内心的抵触,将爬出去的几只抓回了衣内。

她刚刚叫他阿雍,那么自然又充满朝气,虽然知道她是为了出门在外的避忌,但他内心还是升起了万千柔情。

他缓缓起身,见她正慢慢从水里走出,手中还抓着两条卷曲着身体的泥鳅。

他近前抓住她的手臂,将她拉离水面。

她笑着出来,小脸红扑扑的,让他很想一亲芳泽,然看到望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