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(六千七百四十一)就我(1 / 1)

加入书签

褐手人说道:“如你所言,你说别的话后,‘不良情况’也可能出现,这是不是就表示这‘不良情况’的出现跟你当时真说了的话没有必然联系?”

灰手人想了想,笑了笑。

“你笑什么?为什么不回答我啊?”褐手人问。

“如果我要是想反驳,还是有办法反驳的。”灰手人笑道。

“这个我知道啊,只要你想要反驳,就算我说此刻就在你面前的是我,你都能反驳,而且可以成功反驳。”褐手人说。

“你这种说法也太夸张了吧?”灰手人问。

“就是要夸张一些,好表达得清楚啊。”褐手人笑道。

灰手人问褐手人:“你想到的是什么办法啊?”

“你问的是哪个问题?”褐手人问道。

“当然是刚才你自己提出的那个问题啊。”灰手人道。

“我提出的?”褐手人笑道。

“也就你能提出那种问题来。”灰手人道,“真是什么都能想得出来。”

褐手人笑了笑,用听起来很调皮的语调说道:“就我?你这么说未免涉及的范围太小了。”

“怎么就窄了?”灰手人道,“你还想涉及哪些范围啊?”

“我想涉及的范围可大了。”褐手人道。

灰手人有点吃惊地说道,“可大了?这倒是我没想到的。”

“有什么没想到的啊?本来就大,你无法否认的。”褐手人故意说了“无法否认”。

“还有我‘无法否认’的?这可就太新鲜了。”灰手人笑道。

褐手人对灰手人说:“你想说你如果想要反驳就一定能反驳,是不是啊?”

“你又把我想要说的话给说出来了。”灰手人道。

“正常吧?”褐手人问。

“也正常,也不正常。”灰手人笑道,“怎么还有不正常的说法啊?”

“我之所以说不正常,就是因为我认为你状态反常。”褐手人笑道。

“这你就奇怪了。”灰手人道。

“明明是你状态反常,怎么说我奇怪?”褐手人问。

“你听听你刚才说的话啊,你自己回想一下。”灰手人笑道。

“回想什么啊?”褐手人道,“我就算再说一遍都行。”

“你就是想重复,我知道的。”灰手人笑道。

“想重复就重复。”褐手人道。

“对呀,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你什么时候重复呢?”灰手人问。

褐手人笑道:“就现在!”

“说得干脆又利落!”灰手人笑道。

“你也是说得干脆又利落。”褐手人笑道。

“你怎么还没开始重复啊,我都等不及了。”灰手人问道。

褐手人对灰手人说:“我之所以说不正常,就是因为我认为你状态反常。重复完了,怎样啊?”

“我们捋一下啊。”灰手人笑道,“之前我说你又把我想要说的话给说出来了。这个时候你问的:‘正常吧?’也就是说,我们接下来讨论的正常与否是针对你又把我的话说出来这件事的。是不是?”

“管那么多啊?”褐手人笑着问道。

“什么叫管那么多啊?”灰手人道,“你就回答是不是吧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